<sub id="5v8zf"><listing id="5v8zf"></listing></sub>
      <wbr id="5v8zf"><legend id="5v8zf"><dl id="5v8zf"></dl></legend></wbr>

      <tr id="5v8zf"></tr>

        1. <sub id="5v8zf"></sub>

            <em id="5v8zf"><span id="5v8zf"></span></em>
              首頁 >> 教育頻道 >> 奇聞異事

              老輩人在生產隊遭遇2

              2021/03/11

              @media (min-width:900px) { .adslot_postup { width: 100%; height: 90px; } }@media (max-width: 900px) { .adslot_postup { min-width:300px;max-width:880px;width:100%; height: 60px; } }

              上次在《老輩人在生產隊時的所遇》一文中我們說過,爺爺在生產隊時,做的是保管和分配糧食的活,平時也需要下地勞動,但是這大小也算是一個小村官,所以他也落得輕松一點。收成不好的年份,不忙的時候爺爺也會帶同村同生產隊的人,上山開荒,播種糧食以減輕生產隊的壓力。這件事就發生在一次集體開荒。

              我家往西邊去五六里地的樣子,有一座連在一起的山,因為山上遍是荊棘,所以也得名叫荊山。春天的時候,大家會上山拔竹筍,夏天調皮的孩子會去找野果,秋天家里的大人會去撿雁來蕈,冬天一般都會封山,也就是沒人會去山上了。恰巧那年收成不好,爺爺在將近冬天要種油菜的時候,就帶著幾個壯勞力去山上開荒,想整出一些田地來,還能種一些油菜(其實我對這件事是嗤之以鼻的,因為那時候山上的野豬多,冬天野豬又沒東西吃,山腳邊上種點油菜還不都被野豬拱完了么。)但是事實就是這么發生了,爺爺他們也的確去種了油菜,中午的時候,一般都有同村的女人會送一些飯食來,然后幾個漢子就會停下來歇一會,東南西北的胡亂侃大山,互相說些吹噓的話,誰也不知道說的是真是假,倒也感覺很愜意。這一天大家聊著聊著就說到了吃的,可能是因為連續吃了很多天的山芋,就都感覺自己的嘴里淡出個鳥來,覺得生活的不如意。這時同村的道伢就說,今年秋天的時候,他帶他兒子上荊山撿雁來蕈,一不小心走遠了些,父子兩個走到了饅頭山的地界,看到了山腳邊上有一個不小的池塘,里面遠遠的看有很多魚泛起來的水紋,他因為那天沒有帶工具,所以就沒有弄,后來回去之后,又因為手頭有事,這抓魚的嘗鮮的計劃就一直擱淺了。這里我們要說一下饅頭山是什么地方,饅頭山是和荊山連接的一座稍矮一點的山,因為橫跨溧陽和溧水兩處地界,比較偏遠,所以平時也就沒有人過去。在以前舊時代,聽爺爺說經常有因為各種原因夭折掉的孩子,而家里有沒有錢去買棺埋葬,所以在親人悲痛過后,一般都會將其埋在饅頭山,久而久之,小墳墓多了以后就形成了一篇灘,我們一直都叫這地方是“小鬼灘”,這就是平時大家很少去饅頭山的另一個原因。道伢說完看到魚這件事以后,眼睛里放著精光,很興奮的等大家一拍即合,而大家也沒讓他失望,就說好今天晚上收工的時候,回村子拿一點工具和網子什么的,稍微補補連連,就去那個池塘抓魚,想到第二天可以喝魚湯吃鮮魚,大家也都鉚足了勁,完成了今天的勞動。

              傍晚時候,幾個人碰頭,帶著東西就有說有笑的往饅頭山地界去了。等到真正來到池塘邊的時候,月亮已經升起來了,周圍刮著若有若無的風,吹在人臉上潮嘰嘰的。大家分散著把網牽開,在池塘的兩岸,把網放進可水里。一般這種網放進水里,都是第二天來收的 ,但是第二天要做活呀,所以大家就說這地方反正也沒什么人,就直接撿一些石頭往水里砸,把魚往網上趕。說做就做,幾個人就三三兩兩的分頭去找石頭。爺爺剛剛開始找,池塘邊上已經能聽到有東西砸進水里的聲音了,噗通噗通的,在夜里顯得格外清晰。等到他找到一些石頭 準備往池塘邊走的時候,一回頭,借著月光,猛然間就看到池塘邊上,朦朦朧朧的的好像站著個小孩,他當時就想到了有關小鬼灘的事情,心里隱隱的覺得很不好。就連忙放下石頭,壓低聲音喊他旁邊的人,也往那個方向看過去,等到真真切切的看清楚,那不是和自己一起來的人的時候,兩個漢子就急了,就喊那邊的道伢,先不要去水邊。聲音在這樣的夜里是很突兀的,幾聲喊過以后,道伢那邊停止了動作,爺爺這時候就很明顯的感覺到,池塘邊的東西把頭轉向了自己這邊,因為它的眼睛在月光下,散發著可怖的光,甚至能聽到一種若有似無的磨牙和低吼的聲音。幾個人心里害怕極了,但是一晃神過后,就仗著人多,開始拿石頭往那個東西那邊砸,事實也奏效了,那東西兩頭打量以后,就猛然的跳進了水里,至此之后就再也沒有出來,水面上波瀾不興,仿佛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,只有岸上的幾個人面面相覷,渾身冒冷汗。

              當天晚上,這個網還是沒有再收,等到第二天中午時候,大家就一起去了池塘邊,幾個人七手八腳的把網收起來的時候,除了網上新添的幾個洞,七零八落的樹枝,就什么也沒有了。爺爺帶著道伢到他昨天晚上的位置,和他復述著昨天晚上所看到的事,道伢面色發白,顫顫巍巍的用手指了指爺爺身后的一塊石頭,石頭上有一對黑色的小腳印,是人的腳印。

              之后那個池塘他們再也沒去過,等到我長大和小伙伴經常在山里瘋的時候,饅頭山地界我也闖進過,但是卻從沒有看到過那個池塘。后來我想有些人有些事也已經成了過去,就像這個池塘,也會慢慢變成我腦海里的老照片,暗黃,模糊,而又終至無處可尋。

              更多精彩內容,關注中國靈異網官方公眾號:微信搜索“X記錄”或“XRecords”

              A片在线观看全免费,女人喷液抽搐高潮视频,丰满女老板BD高清,青柠在线观看免费高清完整版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